没有成功

- 编辑:admin -

没有成功

 
    这一座修炼秘府,比端木星灵和陈曦儿的修炼秘府都要大得多,简直不像是学员居住的府邸。
 
    张若尘不知道的是,黄烟尘的确是花费一百点功勋值帮他兑换的修炼秘府,但是因为银袍长老阁阁主的一句话,却让这一座秘府在一个月之内,扩建了十倍,完全可以与一位银袍长老的修炼秘府相比。
 
    这是《地榜》学员,才有的待遇。
 
    孔宣也被张若尘的修炼秘府给惊住,道:“主人,这一座修炼秘府至少也价值数十万银币?”
 
    “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,待会我会亲自去询问黄师姐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盯向孔宣,又道:“今后,你就帮我处理修炼秘府的一切事物,若是需要侍女和仆人,告诉我一声就行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主人的信任。”孔宣道。
 
    能够住在内宫学府是一件相当幸运的事,学府中浓郁的灵气,安全的环境,根本不是外面可以比拟。
 
    安排好一切之后,张若尘就向黄烟尘的修炼秘府行去,因为,两座秘府相隔很近,片刻之后,张若尘就来的修炼秘府的外面。
 
    可是张若尘敲门之后,却根本没有人开门,修炼秘府中似乎连侍女都没有一个。
 
    “难道黄师姐真的接了武市学宫的任务,去了云武郡国猎杀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人?”
 
    张若尘离开黄烟尘的修炼秘府之后,便又去了端木星灵的修炼秘府,开门的却是小黑。
 
    小黑两足走路,一只爪子中夹着一卷竹简,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张若尘,你来找端木丫头?”
 
    张若尘看着小黑又胖了一圈的体型,笑道:“端木师姐在修炼秘府没有?”
 
    小黑摇了摇头,道:“一个月之前,她就离开了武市学宫,去云武郡国做任务,现在也没有回来。我还以为,你也回了云武郡国。怎么?你没有去做任务?”
 
    张若尘摇了摇,露出沉思的神情,问道:“难道武市学宫有很多学员去了云武郡国?”
 
    小****:“据说内宫学府中有九成的学员都去了云武郡国,就连四大院的外宫弟子也有很多人赶去,大家都想赚取功勋值。端木丫头本来是不打算去云武郡国,但是,后来她收到了一封信,便也赶去了云武郡国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这一次武市钱庄与黑市和拜月魔教开战,的确是赚取功勋值的好机会。”
 
    小黑又道:“我还听说了另一件事,据说,你被长老阁的人看重,要重点培养你。虽然你才刚刚突破到地极境,可是却可以享受《地榜》学员的待遇。”
 
    “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?”张若尘微微有些诧异。
 
    张若尘立即想到自己奢华的修炼秘府,难道那也是《地榜》学员的待遇?
 
    小****:“整个武市学宫应该都知道这件事了!很多人都说,是因为烟尘郡主的原因,你才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。也有人说,是因为你抱了陈曦儿的大腿,所以才被学宫的高层特别关照。幸好那些学员都赶去了云武郡国,要不然,肯定会有很多不服气的人挑战你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无所谓的笑了笑,道:“既然可以享受《地榜》学员的待遇,每个月应该可以领到不少修炼资源?”
 
    普通的内宫学员,一个月能够领到一滴半圣真液,可以进入藏书阁第一层,随意翻阅里面的武技和功法。
 
    《地榜》学员的待遇,肯定更好。
 
    小****:“张若尘,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 
    “先去领取修炼资源,然后……我也打算回云武郡国一趟,倒要看看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都有一些什么样的高手?”张若尘的眼睛一眯,身上散发出一股慑人的锐气。
 
    既然达到地极境,张若尘也想多与人交手,只有这样,才能让他变得更加强大。
 
 196.第196章 灵岳镇
 
    出乎张若尘的预料,四个月的积累,竟然领到一滴圣液和四十滴半圣真液。
 
    若是在黑市之中,一滴圣液和四十滴半圣真液的价值,绝对超过两千万枚银币。
 
    如此丰厚的资源,就算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也会大吃一惊。
 
    当然,武市钱庄拥有属于自己的渠道,一滴圣液和四十滴半圣真液的真正价值,估计只是市面上的十分之一,甚至更低。
 
    “普通的外宫弟子,一年才能领到一滴半圣真液。即便是内宫弟子,一个月也只能领到一滴半圣真液。可我一个月却能领到十滴,而且,每一个季度,还能领到一滴圣液。《地榜》学员的待遇,真是出乎想象的丰厚。”张若尘的心情极好。
 
    领到修炼资源之后,他将十滴半圣真液交给孔宣,帮她提升体质。
 
    以孔宣现在的修为,还不能单独炼化半圣真液,所以张若尘教了她一种办法。将半圣真液滴入浴池,利用池水将圣液稀释,然后再慢慢吸收。
 
    这种方法,虽然会让半圣真液的药力流失一部分,但是对孔宣来说却最为适用。
 
    张若尘又将另外十滴半圣真液交给了张少初,帮助张少初冲击玄榜武者。
 
    以张少初的体质,与玄榜武者虽然有一定的差距,可是在大量半圣真液的辅助之下,再加上金刚泰斗拳的威力,还是有一定的机会达到玄榜武者的级别。
 
    毕竟,张少初能够成为西院的外宫学员,天资本来就不低。
 
    十滴半圣真液,价值数百万枚银币,足以买下一座城。也只有张若尘才那么大方,可以拿来随便送人。
 
    将该交代的事,全部交代之后,张若尘和小黑才离开天魔武城,踏上返回云武郡国的路。
 
    当然,为了不暴露行踪,张若尘在离开天魔武城之前就进入时空晶石,走出天魔武场之后,才从时空晶石中出来。
 
    “你要不要这么小心谨慎?在天魔武城,应该还是相当安全。”小黑瞥了张若尘一眼。
 
    “就连武市学宫的内宫学府都有黑市和拜月魔教的人潜入进去,更别说天魔武城。若是不小心一点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说完这话,张若尘就将一张金属面具戴在脸上,将大半张脸遮挡起来。
 
    要知道,张若尘的人头,现在可是相当昂贵,在《赏金榜》上排名第三十七。
 
    张若尘自然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,若是将天极境的邪人引出来,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根本逃不掉。
 
    “你要的电脉丹,已经快要炼制出来,我先去时空晶石的内空间继续蕴丹。”小黑跳跃了起来,化为一道黑线,进入时空晶石的内空间。
 
    住在端木星灵修炼秘府的这短时间,小黑一直在研究电脉丹,经过不断尝试,终于快要将第一炉丹药炼制出来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武魂,不仅仅具有时空属性,而且,还具有雷电属性。
 
    “若是它真的能够炼制出电脉丹,我的真气品质和武魂强度,肯定又能提升一截。”张若尘有些期待起来。
 
    既然武市钱庄、黑市、拜月魔教在云武郡国开战,王族肯定会受到波及,所以,张若尘打算先回王城。
 
    王城,也必定是风暴的中心。
 
    坐在三阶下等蛮禽雪花雕的背上,张若尘将时空秘典取出来,捏在手中,仔细研究,继续参悟空间领域的秘密。
 
    达到地极境之后,张若尘的空间领域已经可以延伸到三百米之外,覆盖的空间范围算是相当广阔。
 
    但是,张若尘对空间领域的运用却依旧还停留在相对浅薄的阶段,只能使用简单的“空间扭曲”,“空间凝固”。
 
    根据时空秘典上面的记载,空间领域的威力相当强大,可以做到“空间挪移”,“空间裂缝”,“空间崩塌”,“空间幻境”……等等,还有一些别的更快厉害的手段。
 
    “空间裂缝”和“空间崩塌”,可以杀人于无形,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已经被空间吞噬。
 
    “先研究‘空间裂缝’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捧着时空秘典,调动武魂,缓缓将空间领域释放出来,覆盖方圆三百米的空间区域。
 
    “空间裂缝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指急速一挥,离张若尘十多米远的空间,微微扭曲了一下,就像一道水纹浮现在空气之中。
 
    没有成功。
 
    “空间裂缝果然比空间扭曲要难得多,当然,一旦将空间裂缝修炼成功,破坏力也要强大得多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继续一遍又一遍的练习。
 
    随着张若尘不断研究,对空间裂缝的认知也越来越清晰,在练习的时候,有时候也能将空间撕裂,形成一道细小的空间裂缝。
 
    时间过得很快,经过两天飞行,雪花雕进入云武郡国的境内。
 
    “空间裂缝!”
 
    张若尘站在雪花雕的背上,将真气运至指尖,手臂一挥,整个空间都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百米之外,出现一道两尺长的空间裂缝,就像是一张漆黑的嘴巴张开,发出强大的吸力,以空间裂缝为中心,形成一个强力的暴风漩涡。
 
    空间裂缝之中,是一片混沌虚无,仿佛能够吞噬世间的一切。
 
    空间裂缝只是十分短暂的出现,随后就立即闭合。
 
    “空间的力量,果然厉害。就算是天极境的武者,若是被空间裂缝击中,也一定是非死即伤。”张若尘看着空间裂缝缓缓闭合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。
 
    当然,张若尘也十分明白,天极境武者对危险的感知能力极强,若是空间裂缝的波动出现,他们会在第一时间躲开。、
 
    以张若尘现在对空间裂缝的运用水平,还伤不到天极境武者。
 
    除非张若尘能够将“空间崩塌”修炼成功,一旦空间发生崩塌,天极境武者就算想逃,也逃不掉。
 
    空间崩塌比空间裂缝更难修炼。
 
    张若尘现在也仅仅只是刚刚可以施展出空间裂缝而已,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修炼,才能娴熟的控制空间裂缝。
 
    张若尘抚摸着雪花雕的羽毛,道:“雪花雕,你也飞了两天,应该也很累,先降落到地面,休息一下。”
 
    雪花雕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,俯冲而下,很快就落到地面。
 
    牵着雪花雕,沿着一条青石官道,张若尘缓缓的走进一座颇为古旧的小镇。
 
    在云武郡国,有很多这样的小镇,虽然不如大型城池那么繁华,但是,却应有尽有,五脏俱全。
 
    这一座小镇,名叫“灵岳镇”,。
 
    最近,灵岳镇十分不平静,发生了多次武者血拼事件,造成巨大的动荡。
 
    可是前来灵岳镇的武者不仅没有减少,反而还变得更多。
 
    此刻,云台宗府的外府弟子,林泞姗和林辰裕也在灵岳镇。
 
    “大哥,这一次是武市学宫、黑市、拜月魔教争斗,我们云台宗府为何要插手进来?”林泞姗牵着一头五米高的巨大蛮兽,一边前行,一边问道。
 
    林辰裕也牵着一头蛮兽,脸色苍白,身上散发出阴冷的气息,冷峭的笑道:“你以为就凭武市学宫能将黑市和拜月魔教打压下去?应该是云台宗府的高层,与武市学宫的高层,达成某种协议,所以,云台宗府才会派遣我们加入到这一次争斗之中。”
 
    街边,两个武者正在酒肆中喝酒,一边在谈论最近发生的大事。
 
    他们的话,引起林辰裕和林泞姗的兴趣,于是停下脚步,驻足倾听。
 
    坐在左边的那一个武者,只有一只独眼,身躯魁梧,虎背熊腰,声音也是粗声粗气,道:“据说黑市的地火城分会,就在灵岳镇的附近。武市学宫的学员,为了剿灭地火城,已经在灵岳镇发生了七次血战,死了上百位武者。”
 
    坐在右边的那一位武者,只穿着一条兽皮长裤,袒露着胸膛,手中提着一口门板那么巨大的战刀,恐怕至少也有五百斤重。
 
    他道:“黑市岂不是损失惨重?”
 
    左边的那一个武者摇了摇头,道:“黑市固然死了一些武者,但是,武市学宫的损失更大。据说,已经有七位武市学宫的学员,在灵岳镇失踪。有的是被黑市给擒住,有的是被黑市给杀死。”
 
    “武市学宫培养一位学员得花费多少资源?哪怕只是损失一位外宫学员,也绝对会让武市学宫心痛。据说,武市学宫已经有高手赶来灵岳镇,准备一举剿灭黑市地火城分会。”
 
    林辰裕和林泞姗对视的一眼,正准备离开,忽然,刚才那两个武者站起身来,拦住他们的去路。
 
    “嘿嘿!两位,你们不会就是武市学宫派来的高手?”穿着兽皮长裤的大汉,将战刀横在身前,眼中带着毒辣的冷笑。
 
    这两个武者都是黑市中的高手,故意说出刚才的那些话,就是想要将武市学宫的学员给引出来。
 
    见到林辰裕和林泞姗停在路边听他们的对话,加上林辰裕和林泞姗的年纪不大,于是他们觉得林辰裕和林泞姗很可能是武市学宫的学员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